迴夜

The Deepest Fear Scene 1&2

Scene 1

迷雾里存在一点光明。

一点幽蓝,明明不怎么耀目,却在一片灰蒙里显得尤其扎眼。

悬浮空中的身体不受控正那光芒移近,随着移动,他渐渐看清了光芒的形态。

一个人形。浮游在半空、默默等待着,却在他来到它面前时,突然就背过了身。

光芒瞬间熄灭。

 

Xanxus睁开眼,从那梦中醒来。

从三天以前,他就一直做着那样的梦,然后每天早晨从那梦中苏醒。

三天以前。Xanxus还记得三天前贝尔、玛蒙、鲁斯利亚、列维,都在同一个任务中死了,或者,光荣殉职了。

「垃圾鲛你这个样子还真像女人。」Xanxus的声音带着干涩的沙哑。

在镜前梳着发的Squalo动作一缓,透过镜子望向身后注视他的Xanxus,「洗了发不梳顺头发会结在一起,不知道别胡说。」Squalo银眸一斜,以不同他习惯的正常语调表达了他的不满。

Xanxus刚起床时最讨厌听到大吼,因为会头痛,Squalo在很久以前知道了。所以从他们睡在同一房间,Squalo就开始每天早上压抑声量。

Xanxus只冷哼一声,然后坐起在床头闭目养神。

Squalo走进浴室梳洗,刷着牙,棕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滑落在洗手盘,汇成浅浅一滩,Squalo抬眸,镜中的那张苍白无神的脸,右眼角至下颌的位置流了一条血痕,眨了眨眼,眼角也泌出了那样的棕红,依着脸的轮廓滑到了鼻尖。Squalo木然地继续他的动作,潄了潄口,弯下腰掬起水就这样洗净了面颊,水龙头流出的清水缓缓把残留在洗手盘的棕红冲淡,最终全都被洗净。

Squalo用毛巾草草刷干了脸,顺了顺流海,盖住从额角病态地苍白的皮肤透出的蓝青血管。

Squalo走到床边,把唇贴在Xanxus带着细细皱纹的眼角,「起床了贪睡的混蛋。」

Xanxus顺手抓起那束垂在自己胸前的银发,咬住了剑士的唇,「洗个脸也这样久,垃圾你要开始护肤了吗。」

「Boss你明明比我年长别不知廉耻…」Squalo未出口的半句话被扔到脸上的枕头封在喉中。

「给老子闭口。」Xanxus瞪了眼受到冲击尚仰睡在床的Squalo,然后步向了浴室。

Squalo移开脸上的枕头,注视Xanxus仍旧精壮的背影,突然有点想笑。

混蛋Boss,不会真的很在意年龄这个问题吧。

……年纪大了、也没有什么不好。

唇角刚扬起,Squalo的脸部肌肉就像突然僵硬了似地、唇线停留在一个奇异的角度,彷佛不由自主,Squalo抬起了右手,把雨戒咬在齿间,胸口重重起伏、抽搐一般,野兽一样的低吼被压制着,在喉间成了变调的窒息叫喊。

在浴室里头被扔在篮中白晢毛巾上的一点棕红跌进了Xanxus的眸;然而对这样的Squalo,他听不见、也看不见。

 

Scene 2

瓦利亚城堡内部很沉默。

本来也不是怎么热闹的存在,毕竟只是一个供狩猎者们居住的地方,然而缺少了贝尔疯狂的笑声、玛蒙有关金钱的喃喃自语、鲁斯利亚故意扯开嗓门的高亢说话,还有列维实在不怎讨喜的严肃训话,着实令低层队员不太习惯。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还有那天开始的不祥的连绵降雨,在这座环抱于密林间的巨大城堡内部混成了莫名的压抑,他们这样日夜混在尸堆的男人,经过干部们的房间时都不期然加快了脚步,更没有心情进去收拾打理遗物。

Xanxus惯性自我中心的处事态度、在这种时候积极地起了屏障一般的作用,之于他,守护者的存在有利于他的地位,但称不上必要,更没有指定必须是谁的倾向。

反正那个任务最终是完满结束的。

「回来了Boss。」瓦利亚全员干部除首领Xanxus外倾巢而出的诛杀任务,回来报告的,只有全身血染、混着雨水浑身湿透的作战队长,他沉默地把岚、雾、晴、雷四戒放在Xanxus的书桌面,等候首领将要加诸在他身上的判决、或者惩戒。然而他等到的只是迎面淋上的红酒。

作战队长没有确保其余干部安全的责任,而且眼前的剑士带到他面前的,是任务完成的信息。

Xanxus执起笔签下任务完成的报告书和四名干部的死亡确认,把文件重重合上往前一推。

「滚吧。」暴君闭目下了最后判决。

Xanxus有点烦躁,耳畔夹杂一点磨擦和碰撞的细微声响,隔了一会,就是带着房门轻闭的声音。他知道是剑士把那桌上的文件取走,然后步出他的书房,如往常一般,他会命人把那份报告书带回属于泽田纲吉的彭格列去。

Xanxus专注倾听连绵的雨打在窗上的滴溚,时重时轻、忽快忽慢,Xanxus忽然想到这样的降雨,正在冲刷某地的血染、浇灭着烟硝、洗去那刚才落幕的战场里的怨魂。他首次没有反感这样的雨声,安静地投入一场雨中。

好一会后Xanxus睁开了眼,闪电一剎那照亮了书房,紧随其后的雷鸣却已失去了那股来势汹汹,在遥远的天边悄悄哽咽。

偌大空旷的书房好像成了暴风雨下悬崖峭壁的山洞,被种种未知危险包围的一片平静之地,充斥着威胁一样的怒号、回响着,利爪似的来袭萦绕心间,Xanxus那野兽一般的锐利感官,在异常燥动的空气粒子中探出了一些什么。

人是藉着经验学习的生物,经验控制脑部传递神经信号,控制肌肉作出反应,而超越经验的信息,为之未知。

因为未知,所以恐惧。「人类」是这样的一种生物。

清空了肺部的空气,深深地呼吸着。Xanxus突然觉得书房有点过份暗淡,带着死一般的寂静。


评论
热度(10)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