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夜

Finale.神臨 章二

姬拉怀中满满的抱着洛提杰斯的酒心巧克力步出校长室,诺爱儿与姬拉并肩而走,「妳的行李都已经送到青泉塔,待会儿妳安顿好便可以前往圣殿出席今夜的开学仪式。」

通过青泉塔的联谊厅,诺爱儿带着姬拉步上二楼的卧室,诺爱儿在一扇白木门前停下,轻轻叩门。

「诺爱儿夫人。」房中是一名银发少女,少女的年龄与姬拉相仿,深蓝的眼眸透着知性的美。

诺爱儿向她们交代了一下,便要离开前往圣殿,离开前她轻轻的亲吻了她们的额,留下了她的祝福。

「妳好,我是索娅‧伊凡。愿慈爱的圣主祝福妳在学院的生活。」银发少女朝姬拉伸手。

「同愿圣主的光辉照耀妳。我是姬拉。」

「我替妳整理行李吧,妳先梳洗,待会儿便要到圣殿去了。」索娅指了指房中的浴室示意。

「嗯,谢了。」

姬拉梳洗后把薄荷香油细心的抹在身上和发丝上,然后在镜前用银色的眼线笔从眉心延伸至眼角的位置画上藤蔓状的图腾,那是长久以来圣族和魔族出席典礼前的习俗。

姬拉身披纯白浴衣步出浴室,索娅已把姬拉的行季整顿,也换上了校服,上身是黑色小西装,领口和衣袖都绣上银线,下身是长度在膝盖以上的同色百折裙。

索娅示意床上的另一套校服,「那是妳的,先换上吧。」然后便坐在化妆桌前,与姬拉一样,在额上画上图腾。

姬拉换上校服,穿上黑色长靴,梳整了一下发丝。

索娅从化妆桌前站起,换上银色芭蕾舞鞋,转头望向坐在床上的姬拉,「准备好了吗?」

从床上站起,姬拉帅气的一甩酒红的长曲发,朝索娅挑皮一笑。

 

联谊厅中聚集了不少正准备前往圣殿的学生,在众多穿着黑色制服的学生之中,姬拉注意到几个穿银灰制服的学生,他们身边彷佛有着独特的气场,没有其他学生靠近。索娅打算带姬拉散步前往圣殿,于是没有在联谊厅逗留。

「刚才银灰制服的是谁?」离开联谊厅,姬拉随口问道。

「穿银灰制服的是研修生,都是被选拔的精英。其实他们也没有做过什么,不过是其他学生总对他们又敬又畏吧。」索娅不太在意的解释。「情况就是愈往高级,学生人数愈少。就我们五级的人数,相比二级时的人数也减少一倍。」

「哦,精英制度呢。」

「嗯,毕竟是平均能力不及,强留也无甚意思。离校的学生一般会被分派其他专科学院,其后各自加入军队、或分派皇宫工作,因此某方面而言是优点吧。」

步出城堡,踏上柔软的草地走了一会,索娅伸手往前一指,「那座就是我们的圣殿。」

圣殿位于城堡后方,是一座仿教堂的巨大建筑,圣殿与城堡间相隔了一条清澈的小河,河岸两边以花岗石大桥相连,圣殿反射温柔的月色,淡出柔柔的一圈光晕。

「愿圣主的光辉照耀。」圣殿外站岗的侍卫向她们行礼,把一片薄荷叶交到她们手中。

她们步进圣殿,在稍前的位置坐下,索娅把双手交迭在膝上,闭目养神。

圣殿内部彷似与世隔绝,只听得烛光微微跳动的轻微声响,室内充满清新安宁的薄荷香气,圣殿两侧是精雕细刻的玻璃彩窗,右方是上古四圣兽,依次是焰狼、雪狐、疾豹、雷虎;左方是上古四暗兽,依次是黑翼、墨蛟、隐蛇、玄蝎。

上古神兽早在数千年前在人类之中留下血脉后已然消声匿迹,然他们依旧是神一般的存在,世人在祷告中为表示尊敬的心,均称其「圣主」。

姬拉的目光凝在焰狼的彩窗上,她双手合十,口中喃喃说着祷文,彷佛是在回应姬拉,彩窗前的烛火一迅间激烈跳动,一股暖意从姬拉身体涌现,缓缓延向四肢,姬拉脸上荡漾起满足的笑意,闭目深呼吸几次,感受彷佛被拥抱的温暖。

转眼间学生均已就坐,教师安坐台上,塞斯泛恩身披银灰长袍,稳步踏上台前,学生们的视线自然聚焦在他身上。

塞斯泛恩环视众学生,朗声读出校训,「凉风,请赐下平正,彰显智慧与胜利;雷霆,请赐下力量,宣扬战争与权力;焰火,请赐下预言,实现真理与光明;青泉,请赐下纯洁之心,愿妳的子民圣洁自由,千秋万世,永不止息。沙吾。」

「沙吾。」

彷佛满足于学生的回应,塞斯泛恩脸上泛起浅浅笑意,「风、雷、火、水。四种古代元素,一切万有之始。撒伦基尔皇家学院自创校至今沿用此作为四书院的象征,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运用力量的同时,不忘元素意味着的追求。但愿圣主的光辉照耀你们每一个人,祝福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学年。」

塞斯泛恩在学生的掌声下步至台下,待塞斯泛恩就坐,诺爱儿上前指挥乐团,乐团奏出庄重优美的乐句,学生的歌声响彻圣殿,烛光照耀,彩窗映出艳丽夺目的光辉。

「礼成。」塞斯泛恩站回台前,右手轻抬一挥,无数片嫩绿的小薄荷叶从天而降,学生轻愉的快步离开圣殿。

「快来吧。」索娅拉起一脸疑惑的姬拉,随人潮步出圣殿。

姬拉不禁低声惊呼,刚才圣殿前空旷的一片草地上,搭起了数个雪白的大帐篷,银碟盛蛓的精致的糕点整齐排列在帐篷的桌上,树上点点星辉,并不是灯光那种冷硬的光,而是自然得彷佛具有灵气的光点。

「舞会。」索娅的语调变得活泼起来,「这才是我们最期待的。」

两人各自手执一杯鸡尾酒,并肩在帐篷外围散步,夜里凉风轻拂,姬拉把杯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伴随暖意的是淡淡的醉意。

一个脸上长着浅色雀斑的男生在索娅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抱歉,要回到乐团去了。妳自己可以吗?」索娅的语调中带着担忧。

姬拉含笑点头,「没有问题的。」

姬拉目送索娅走进帐蓬,索娅跟其他团员打了招呼,坐到竖琴前,熟练的演奏起来。

白帐篷中央的草地,一支支舞蹈随着优美的乐曲舞起,姬拉在帐外看了一会,放下酒杯,独自走到宁静的河边,清晰的河水在黑暗之下仿如深不见底。

背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响,姬拉转头,一个穿银灰制服的长发高挑男生,正小心翼翼的朝河边走来。

「咦?抱歉。」男生发现了姬拉,微微吃惊,旋即换上温和的微笑,「我阻碍到妳了吗?」

「学长呢?刚才明明还在这里的……」「讨厌啦!人家要跟学长跳舞啦!」「学长,请你出来了好不好?」

姬拉朝男生背后那群女生望了望,微笑摇头。

男生温和的笑容掺杂了点困窘,「抱歉。我只是想到河边静一下,没想到有人在这里。」

「其实我是在这里埋伏的。」姬拉醉意潮涌,没多想便单挑眉毛开了个玩笑。

男生失笑摇头,「很好。妳的计策非常成功。」男生走到隐蔽的灌木丛旁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与我坐一下吧?」

姬拉坐在男生身边,默默的看着对岸月色笼罩下的雄伟城堡。

「妳是今年的新生吗?」男子也学着姬拉,远眺城堡。

「嗯。姬拉‧西奈。」姬拉感到醉意侵袭,一下子喝了太多,饶是圣族的身体也吃不消,「青泉学院,五年级生。」

男子点头,彷佛是把姬拉的名字刻进脑海里,「伊流斯‧法兰。青泉学院,研修生。」

姬拉一笑,转头对上伊流斯的视线,「原来是二皇子殿下。」

「叫我伊流斯就好。」注意到姬拉颊上醉意的潮红,伊流斯轻轻的皱了皱眉,「妳喝了很多酒吗?」

「嗯。也许是太多了。」姬拉轻轻闭起双眼。

伊流斯脱下身上的外衣,披在姬拉的肩上。「怎么这么不当心。我送妳回青泉塔吧。」

「谢谢。不过我可以的。」姬拉试着独自站稳,正待把外衣还给伊流斯,「学长也要回到舞会去吧。」

伊流斯把姬拉轻扶在怀中,温柔的语调隐隐听得不容抗拒的意味,「就让我找机会逃避那个地方吧。别害羞了,不是都在埋伏我了吗?」

听得这不象话的挑逗,姬拉轻勾嘴角,不语。

沿路漫步回到城堡,听着树上虚空的虫鸣,乐队奏出的舞曲伴随学生的笑声渐远。夜间的城堡静悄悄的,烛火轻轻随风晃动,模糊了两人的影子。

一路上两人保持沉默,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姬拉倦意渐浓,轻轻把头依在伊流斯的颈窝,感受到伊流斯节奏平稳,强而有力的心跳。步上青泉塔的回旋梯,一直走到二楼姬拉的房门外。

姬拉把外衣交到伊流斯手上,「谢谢你,伊流斯学长。」

伊流斯轻摇头接过,「是我的荣幸。」

「可以再见伊流斯学长吗?」姬拉轻勾唇角,双手交抱胸前。

「只要妳希望的话。」伊流斯浅笑。

评论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