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夜

Finale.神臨 章一

清晨,柔和的阳光照耀红杉树林,点点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缝隙洒在泥土上,叶片在晨露的耀映下翠绿得如祖母绿钻,林间潮湿的雾气仍未退却,把周遭映得朦胧一片,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清新香气,银冰鸟在林间飞翔,奏出宁静悦耳的鸟鸣。

姬拉闭目养神,微仰起脸,赤足站在微微湿润的泥土上,轻轻舒展双臂,整个人淋浴在阳光之中。她身上一件珍珠白长袍,露出精致的锁骨,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柔顺的披在脊背。清晨时份,森林的灵气最盛,姬拉习惯每天清晨在这里感受自然的灵气,把灵气的力量融入自身。

姬拉放松双臂,张开墨色清澈的眼眸,深呼吸数次,将自然灵气运行全身。

在姬拉身后,站着一匹色泽纯黑的独角兽,牠把鼻子擦向姬拉的发丝,姬拉随手摘下一片翠绿的叶片,伸手触摸独角兽额上的长鬃,独角兽舔去了叶片上凝着的露珠。

「主人,我饿,回去了吗?」欧希稚嫩的嗓音在姬拉的脑海中浮现。

「嗯。那我们回去吧。」

姬拉伏在欧希背上,环臂抱着牠的脖子,欧希展开翅膀,飞越红杉树林,红杉树林后是宁静的赤炼湖,湖面波平如镜,湖边的赤焰雪山在湖面形成清晰连绵的倒影,欧希在贴紧宁静的湖面飞行,足蹄滑过湖面,涟漪柔柔向外延伸。

欧希在湖边降落,湖边绿草如茵,西奈家族的庄严古堡在杉木的环抱中傲然矗立。

姬拉轻跃下地,领着欧希缓步穿过树林,走到城堡大门前见一个盛着鲜红液体的银盘。独角兽都是以鲜血为生,而欧希独爱人类鲜血。

「欧希,你先在这儿吧。我们很快就会起程,待会辛苦你了。」

看来欧希真的饿了,埋首舔着鲜血,「是,主人。」

姬拉微笑轻拍了牠的脸颊,便转身踏上数级楼阶,轻手推开城堡大门,看似简单,其实城堡附近已结下结界,外人绝不能擅进。

吩咐了守门的侍卫再给欧希一盘鲜血,姬拉穿过长长的门廊,来到姬拉和父亲的小饭厅。厅内无过多的装饰,最夺人眼球的是圆桌旁的落地玻璃。越过玻璃,是一片天堂鸟盛放的花园,精致巧妙,可见布置之人花尽心思。玻璃设计是姬拉父亲的意思,感受天然光对灵气融入极有帮助,精巧的雕花小窗却只会使室内幽暗无光。

小圆桌旁坐了一个外看只有约三十的长发男子,正端起着茶杯轻吹茶末。

「父亲,我回来了。」

洛提杰斯放下茶杯,抬首向姬拉微笑。在流畅均匀的肌肉和与西奈家族的酒红色长发的映衬下,洛提杰斯看来更加年轻。

「过来坐吧。我让人准备了妳最喜欢的蜂蜜松饼。」

姬拉乐滋滋的坐下吃起松饼,感受到洛提杰斯宠溺的目光,姬拉撅起嘴巴,「真的很好吃呢,不过之后就吃不到这个了。」

西奈家的蜂蜜松饼是以只在红杉树林繁殖的雀蜂的蜂蜜制成。姬拉今天正式入读撒伦基尔皇家学院,即使学院的食物再出色,也不会有这个蜂蜜松饼。

「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过是蜂蜜松饼,我让人带到撒伦基尔给妳不就好了?」洛提杰斯笑了笑。

「嗯。父亲最好了!」姬拉甜甜的笑。

吃过早餐,洛提杰斯陪姬拉走到大门。

「放假要回来啊。塞斯泛恩敢留你的话我就亲自去接你回来。」洛提杰斯把爱女抱在怀中,半认真的开着玩笑。

「放心吧,父亲。」姬拉的双眼笑成一弯新月。

跨上欧希的背,姬拉跟父亲挥手,欧希展翅飞上湛蓝的天际。

西奈家族的古堡位于撒斯希勒帝国极北人迹罕至的赤焰雪山一带,与位于首都的撒伦基尔皇家学院有一段距离,姬拉狭意的伏在欧希的背上,夕阳渐渐西下,姬拉认出了撒伦基尔皇家学院独特的建筑群,便示意欧希停下。

撒伦基尔皇家学院正面采用古典主义的三段式设计,划分纵、横、纵三段,以纯白及淡金作颜色主调,两边纵楼上各建塔楼两座,学院正前三面围立的小广场中有一个八面喷泉,池水在阳光下反射出珍珠独有的淡粉色系,整座建筑群散发着一种富丽堂煌但不失庄严的气息。

欧希降落在小广场上,学院正门前的侍卫上前,右手轻迭左肩,「西奈小姐,欢迎到来撒伦基尔皇家学院,愿圣主的光辉照耀着妳。」

「欧希,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姬拉轻轻扫过欧希的脸颊,哄着疲惫的他。

「知道了。主人有任何事,请呼唤我。」欧希在一团淡光中消失了。

姬拉转头面向侍卫,换上一贯的微笑,「可以请带你带路吗?」

侍卫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颊上微微一红,「是我的荣幸,姬拉小姐。」

步进学院,姬拉轻轻皱眉。这种装潢,实在很难与「学院」挂上连系。先不论那夸张的古铜雕刻螺旋楼梯,连门廊的支撑巨柱也刻着各式细致优雅的雕刻,映着彩色光芒的水晶烛台挂灯整齐排列在拱券门廊天花。

西奈家族的古堡素来被誉为终境帝国仅次于皇宫的伟大建筑,就是古堡其中一个最不显眼的阁楼,也是会令建筑师感动流泪的鬼斧神工。自出生起就在那种地方生活的姬拉,实在很难对这个地方有什么公平的评价。

「硬是要说的话,也许就只有『极致奢华完美得有点神经质的精巧建筑』之类吧?」姬拉暗想。

侍卫终于在一道漆黑的拱门前停下,「维德校长,西奈小姐到了。」

「请进。」

侍卫推门而进,偌大的房间中只放了几个紫坛木制的古老大型书柜,和一张简朴的银灰烤漆书桌。一名身穿庄严深紫长袍的男子从书桌后站起,锐利的双目对上姬拉的视线,脸上泛起慈父般的笑意,朝姬拉张开强壮的双臂,「伊云娜。」

熟悉的笑容,熟悉的语调,还有那幼年的小名。眼前的确实是洛提杰斯从前的战友,姬拉挚爱的教父塞斯泛恩·维德。姬拉眼眶一暖,抱紧教父,「校长,我很想你。」

「是真的想我了?怎么到开学典礼今天才到来?」塞斯泛恩浅笑,语气却全无责备之意。

姬拉脸上微微泛起潮红,「不是啦,我是舍不得父亲。」

塞斯泛恩脑海中浮现好友那张鲜有表情波动的酷脸,想象对方脸上泛起温柔笑容的,宠着女儿的样子。

果然还是无法想象。

塞斯泛恩领姬拉到内室,内室装潢典雅而不奢华,姬拉走到落地玻璃前,眺望小广场中央珍珠泉水的八面喷泉,手中不自觉把玩起左腕上淡紫珍珠手链。

塞斯泛恩手执两只半盛满红酒的水晶高脚杯,把其中一杯递给姬拉,细细的呷了一口手中的红酒,话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很美吗?把赤炼湖的珍珠混合池水可花了我不少时间呢,虽然远不及当时向洛提杰斯要珍珠时困难就是了。」

姬拉浅笑,也细细品了一口红酒,舌尖品赏到浓郁的果香,不是陈年佳酿,却合了姬拉的口味。

姬拉坐到塞斯泛恩对坐的丝绒沙发,从他手上接过一枚长方形银制镶钻的襟章,指尖轻轻划过银章中心刻着的一串古代文字。

「青泉学院,圣洁与自由的追求者。」塞斯泛恩像是看穿了姬拉的疑惑,「也是当年洛提杰斯和我所属的学院。」

姬拉小心的把银章捧在手心,抬头望进塞斯泛恩的双眼,「我会努力的,校长。」

塞斯泛恩的笑意加深,姬拉从小经由他和洛提杰斯亲手训练,不过本人却似不太清楚这背后的意味,「这方面我倒是从来没有怀疑。」

姬拉带点淘气的用力点头。

「对了。」塞斯泛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木雕柜中找出好几盒巧克力给姬拉,「给你。」

姬拉把酒心巧克力满满的抱在怀中,不禁失笑,从小时候开始,塞斯泛恩就总是喜欢送姬拉巧克力,十多年来,塞斯泛恩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

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一个少妇推门而进,少妇身穿宝蓝色的长裙,长长的啡发在脑后盘起一个优雅的发髻,脸上挂着端庄的微笑,「校长。」

塞斯泛恩迎接少妇到房中,「姬拉,今天开始是青泉学院的学生。」

少妇轻轻的伸出蜜色的纤手,「诺爱儿,青泉学院的导师。愿圣主祝福妳在青泉学院的生活愉快。」

姬拉握上她的手,「请多多指教,诺爱儿教授。」

诺爱儿跟塞斯泛恩报告了一下,便带着姬拉离开。

「姬拉。」

姬拉转头,塞斯泛恩正轻举水晶杯,脸上挂着姬拉熟悉的慈祥笑容,「愿圣主祝福妳。」

评论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