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夜

Escape《逃》(XSX)Chapter 2

Chapter 2

>>Superbia.Squalo
「Boss,打扰一下。」鲁斯利亚习惯性地在Squalo回应前就扭开了门,然后不意外地发现他的现任首领正苍白着脸、以白纸黑字判决着外面谁的性命存亡。「泽田纲吉带人到了,想与你见面。」
「他妈的还亲自来了?」Squalo冷笑一声,他实在太清楚他来的目的了,「他原本不是说要下午才到?赶他到会客室,爱等就等不等就滚,老子现在没空。」
鲁斯利亚少说也与Squalo认识十多年,对他脾性清楚不过。他了解即使是Squalo,面对眼下四面楚歌,也太难保持冷静沉著,「行,我这就去。我手下的人员最近挺松动,要不先调度几个到你手下?」
「调到我手下是没用了。倒是这件事,让几个你信任的给妥当办了。」Squalo摆了摆手,把右手边一个封套内的文件交到鲁斯利亚手中。
鲁斯利亚打开封套一瞧,震惊使他双手明显一抖。
「不必想太多。」Squalo自然没忽略他的反应,「只是防患未然。」
鲁斯利亚沈默把文件重新封好,Squalo在当下将此重任交予他,对他的信任毋容置疑,於公於私,他也没理由不把事办妥。
「Squalo。」鲁斯利亚走到门边突然回头,却在Squalo抬头时避开了他的视线,「你也别太累。年纪不轻了,当心身体。」说罢在Squalo反应过来前就重重关上了门,逃离了书房。

「Boss现在没空,请先到会客室等候片刻。」鲁斯利亚亲自为泽田纲吉领路,又让人奉了茶,心底却深切希望他尽快不耐烦离开才好。
「什麼时候待客也得要你亲自办了。」贝尔在转角处突然拦在鲁斯利亚面前。
「一整天闲荡。没事了就去替Boss分担一下不是挺好?就是不分担也别去气他,泽田纲吉一来他都快要烦死了。」鲁斯利亚在墨镜后翻了个白眼。
「分担,也得他愿意分给我活干。」不提也罢,提起來贝尔也确实有点没趣,「我的意思是——确切有可能办妥的活。」
鲁斯利亚一窒,半晌才装出平稳的语调,「怎麼,......那边,还未有任何消息吗?」
这次到贝尔翻了个白眼,「不然你认为?没人手能用,又要低调行事,彭格列总部那边没日没夜地盯得紧紧的,就是随便找个常人也得花时间,何况那是Xanxus!」
「花时间也得......」
「Boss不会真的还在抱什麼期望吗?Xanxus混这道比我们任何一个都久,他要躲的话我们哪都找到?就算找到了、又如何?他要是还对瓦利亚存半分心思,就不会只字不留要走就走......」
「说够了!」鲁斯利亚加重语气打断了贝尔的抱怨,即刻他无法否认他的话句句真确,「不管怎样,现在Squalo是Boss,你、我、还有其他人只要听令办事就好。」
「他的确是Boss,不过是代理的。」贝尔刻薄地嘲笑,「他到底是不清醒还是不想清醒?Xanxus消失半年了,不会再回来了。他就打算一边抗衡彭格列,一边在我们的配合下继续扮演一切依旧,然后替Xanxus代理一辈子吗?」
鲁斯利亚无言以对,绕过贝尔就走。
「我们群龙无首,而唯一有能力的,却在自己的妄想中做鸵鸟。」贝尔盯住鲁斯利亚的背影,突然可悲地想到,瓦利亚在仍然强悍的外表下,他们每一个干部,却被迫在自己的幻觉下活得临深履薄。
鲁斯利亚加快脚步,摇了摇头想把贝尔的话晃出脑袋。

Squalo在走廊尽头的暗角凝视他的失去了的左手。
他曾经为了追随那个男人,自废左手毫不犹豫,直至此刻亦未曾后悔。
贝尔的抱怨他一直清楚,从他命令贝尔独自在避开彭格列的监视下寻找Xanxus,他就预期到他的抱怨。
Squalo曾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追随一个人,他一直是他很优秀的左膀右臂,他以为他为他厮杀半生,朝不保夕,早已练就铁石心肠、忘却一切可能的恐惧。
然而他错了。
他不想、不愿、亦不敢想到,Xanxus大概真的永远不会回来了。












>>Xanxus
Xanxus吃罢再简单不过的早餐,翘起腿坐到书桌前,在笔电前悠闲地敲敲打打,以极迂回的方式从他在瑞士银行的户口调动出一小笔生活费。
他知道彭格列正急不及待要找到他,亦不意外Squalo委派了贝尔私下来寻他。但他有足够自信,他们再怎麼千思万想,也不太可能找到这纽西兰南方的小村庄来——他还是靠偷渡邮轮非法入境的。
他在将近一时的时间关上了笔电,把它扔到床上去,在下楼梯的光景便听到轻轻的有节奏的叩门。
他把门打开后首先落入眼帘的是一整个甜梨批,浓郁的鲜果腻香刺激着他的食欲,他把果批接过来,让开身,泰勒太太微笑打了招呼,自顾坐进客厅中的沙发,顺手拿摇控开了电视,转到了一个地区小台,年轻小伙子正用他清晰的声线伴着古典吉他吟唱编上新旋律的Right HereWaiting For You。
Xanxus在厨房切了两件甜梨批,分别放在碟子上,甚至还沏了荼——当然茶叶还是泰勒太太送来的。
「谢了,Simon。」
Xanxus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靠在沙发另一端大口品尝梨批,他觉得再花上三十年也不太可能习惯被唤作Simon,这个极其普遍,发音毫无特色的意大利名字,「这次是什麼?上次阁楼的顶灯又坏?」
「噢,才不是。」泰勒太太放下碟子,浅笑呷了一口茶,「今天是特意把新做的批拿给你,农场的收成太好了,梨子堆满了我的仓库,再不吃就要坏掉了。味道还好吗?」
「嗯。很好。」Xanxus是真心觉得梨批比他千篇一律的早餐味道好太多了。
泰勒太太又谈起在她农场工作的几个年轻人,他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旅客,替年老的泰勒太太在她的农地工作,以换取食宿。她曾经不止一次向Xanxus提及她有多喜欢这种作业模式,按照她的话,年轻人以汗水换取实质——比金钱更实质,她总觉得金钱只会令人产生无尽欲望,腐化人与人间最基本的信任,Xanxus其实挺同意她的说法,尽管他大半生泥足深陷——的报酬,一边在有限的青春里实践梦想,踏遍世界角落,实在没有比这更纯粹、更安宁的心灵满足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能与我这个孤独的老太太谈得上话。」泰勒太太用手帕拭了拭唇角,「Simon你太安静了。」
「我在听。」
Xanxus总是沈默聆听老太太以她缓慢柔和、但意外地具活力的声线叙述对她再寻常不过,但对Xanxus本人十分陌生的日常点滴。泰勒太太是一个端庄的老妇人,岁月夺去了她的美貌,同时赐予她沈实的韵味,她总是一身色调柔和的整洁衣衫,略施脂粉,啖吐举止得体,让人感觉舒泰。
Xanxus一度在颇长的时间里对女人极反感,以他的身份、能力、地位,想黏在他身边的女人想也不在少数,当中不乏才貌双全的、背景强势的,他从未看得上眼。最近一次,一个外表娇俏的小姑娘想借助他的势力在自己家族中站稳阵脚,谋杀她的兄弟成为首领,结果就在他的授意下被Squalo分尸在米兰街头。Xanxus刚认识作为他在此地的业主的泰勒太太时,曾细思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养出如此温良娴静的女人。
「我知道。」泰勒太太笑得弯起了双眼,「我当然知道你在听。愿意替一个老太太修理家里残旧电器的人,必定有相当的耐性。」
「以汗水换取实质的报酬。」Xanxus指了指只剩下点点碎屑的碟子,说罢后两人同时一愣。
「真是好兆头,Simon。」泰勒太太愉快地拍了拍Xanxus的前臂,「在聆听我罗嗦半年后,你终於开始学懂幽默了。」
泰勒太太在下午时间离开Xanxus的房子,回到她在农地旁的木屋子与暂住的年轻人一起准备晚饭。
「Simon。」泰勒太太在离开前如常与Xanxus拥抱道别,「放开心思,一切都可能变得更好。」

Xanxus躺在沙发上,凝望有点发霉的天花,屋子里仍然充斥泰勒太太身上的薰衣草淡香,屋外是在玩耍的孩童的欢笑声。
他在不久前,仍然认定泰勒太太和村中的任何人一旦察觉到他在过往数十年所做的一切肮脏勾结,必然会对他避之则吉;而现在,他宁可相信,泰勒太太仍然会愿意对他说:放开过往,一切都可能变得更好。
他把手盖在眼前。
只要不去想就好。无论瓦利亚、还是彭格列,都与他再无关系了。
他只想过这种他从未曾有过的平静生活而已。


---TBC---

评论(1)
热度(16)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