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夜

最美的時光

4年前的奇怪腦洞 翻功課時突然給翻出來啦 此文BG隨筆

 

西西里海岸的太陽似乎總是特別懶惰,七時還沒有到,天空卻已黑壓壓的一片。

我回到我們的白色房子,你說你喜歡這樣純粹的顏色,一塵不染的美麗。

屋子到處都堆滿了藍色妖姬,花瓣上的水珠如彩鑽般耀眼。

你從廚房走出來,銀髮在腦後隨意的束成長馬尾,簡單的淺藍薄毛衣和卡其色的休閒褲穿在你身上怎麼會讓我百看不厭呢?可是你的白色圍裙卻讓我忍俊不禁。

你沒好氣的笑了。快洗手去,要吃飯了。於是我馬上去梳洗。

小小的木方桌中央放置一個玻璃小碟,浮着幾盞小爉燭,在純白的天花上映照出圈圈炫幻的光暈。是你最愛的意大利生魚片,我最愛的烤蘑菇,還有Long Island,其實你更偏好烈酒,但是你總習慣讓着我。

還滿意嗎,小姐?你把一枝拔了刺的藍色妖姬遞給我,換上了純正的意大利腔。

不能再好了。然後我看見你邪魅的笑,比那海上的月光更奪人心魂。

晚飯後我把碗碟隨手放回廚房,然後我窩在客廳的環形沙發上,你把頭枕在我的大腿,遠眺外面海天一色的黑暗。我細細的把玩着你的長髮,你有點不滿的蹙了蹙眉,但最後又是一抹無奈的笑意,於是我更肆意,指尖劃過你的眉,鼻尖,落在唇上。

Superbia。我低低的喚着你的名字,親吻你的唇。

舌尖交纏的瞬間,我有多希望時光的洪流能為虔誠祈求的我凍結成冰川。

終於在幾乎要窒息時,我們的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離。

你的唇貼在我耳邊,喚着我的名字,我的臂纏上你的脖子,如果可以,我願意一生為這刻而活。

你溫柔的充滿了我,吻着我的額角,明明冷得幾乎下雪,我們卻出了一身薄汗。

Tiamo,Superbia。我卑微的承諾。

你把我抱回了房間的四柱大床,讓我枕在你的臂彎中,我貼在你的胸膛,聆聽那世間唯一的聲響。

抱歉。你這樣說了。

我選擇不回應,只把身體蜷在你的懷抱中,交換彼此的體溫。

是明瞭的。在美麗的夢醒過後,這所白色房子會再次孤單,期待你下一次的出現,也許數月,也許一整年,永恆的等待,永恆的寂寞,永恆的守候。

Superbia,請你記得回家。我如此的祈求着。

在西西里島暖和的陽光下,連綿的海浪中,一直寂靜的佇立一所白色房子。

那裡會有愛你的人,虔誠奉上生命,為你編一首曲,訴說永遠的思念。

我願傾盡一生的光陰,守候着一個最美好的願望。

 

评论
热度(3)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