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夜

The Deepest Fear Scene 8&9

Scene 8

连日暴雨冲刷令崎岖的山路变得泥泞满布,步步为营移动着纤细足蹄的独角兽突然抬起了头颅,耳朵抖了抖,以惊人的爆发力往一旁跳跃,几乎就在下一秒,兰博基尼咆哮呼啸过牠的身边,在地上留下了两道深坑。

Xanxus踏尽油门,左手随意架在驮盘,右手把食指和中指间的古巴长雪茄移到唇边,烟通过长烟管到达嘴部时早已冷却,他缓缓吐出一口失去温度的白烟。

潮湿的空气使嗅觉变得比平常更敏感,上好的雪茄香气混着树木发霉的味道融合在空气里冲击他的鼻腔,他不甚舒爽地吸了吸鼻子。

早在长居他身旁位置的那人经年不改的啰嗦下,他已摆脱了更年轻时几乎每天下午总是要来上一支雪茄的习惯,在这之前他最后一次吸食雪茄...

The Deepest Fear Scene 5&7

Scene 5

接过门侍递上的毛巾,Xanxus胡乱抹了抹黑发上的雨水,把制服外褛连同毛巾一并扔到门侍怀中,大步踏上三楼的书房。

「Boss,紧急报告!」身体刚沾到沙发,书房门就死命响起一阵使Xanxus不由得皱紧眉头的短促叩门。

「滚进来。」

「报告,Boss墨西哥任务期间泽田纲吉先生致电转告,」前天接到电话的低层队员用手背抹掉了额上的冒汗,刷白的唇快要咬出血来,「Squa…Squalo作战队长他──」

「喂──混蛋Boss,这次的任务报告书。」一如以往,Squalo既不叩门也不等待,直接踹开了门走进书房,把文件往桌面大力一扔,然后,亦如同平常一般,被淋了满面的红酒。

接下来依然...

The Deepest Fear Scene 3&4

Scene 3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自从瓦利亚一举失去四名干部,彭格列总部批下的任务减少了不止一半,还惺惺作态地──竟然是来自泽田家光的意旨──拨下一笔不小的资金协调瓦利亚后续的一切处理。

「告诉那渣滓──老子的瓦利亚犯不着他干涉。」读着那张写满慰问和体谅一类字眼的公文,暴君没有表现出旁人意料的暴怒,也没有把文件在手中撕碎成一堆纸片或破坏身边任何的易碎物件,但、代替出了任务的Squalo协助打理瓦利亚日常往来公文的低层队员却觉得以不由自主抖个不停的双腿、从首领的书桌步到门口的一段路程,比他以往所经历过的一切枪林弹雨的撤离路线来得更显沉重。

时光总是公平地从人身上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The Deepest Fear Scene 1&2

Scene 1

迷雾里存在一点光明。

一点幽蓝,明明不怎么耀目,却在一片灰蒙里显得尤其扎眼。

悬浮空中的身体不受控正那光芒移近,随着移动,他渐渐看清了光芒的形态。

一个人形。浮游在半空、默默等待着,却在他来到它面前时,突然就背过了身。

光芒瞬间熄灭。


Xanxus睁开眼,从那梦中醒来。

从三天以前,他就一直做着那样的梦,然后每天早晨从那梦中苏醒。

三天以前。Xanxus还记得三天前贝尔、玛蒙、鲁斯利亚、列维,都在同一个任务中死了,或者,光荣殉职了。

「垃圾鲛你这个样子还真像女人。」Xanxus的声音带着干涩的沙哑。

在镜前梳着发的Squalo动作一缓,透过镜...

Finale.神臨 章二

姬拉怀中满满的抱着洛提杰斯的酒心巧克力步出校长室,诺爱儿与姬拉并肩而走,「妳的行李都已经送到青泉塔,待会儿妳安顿好便可以前往圣殿出席今夜的开学仪式。」

通过青泉塔的联谊厅,诺爱儿带着姬拉步上二楼的卧室,诺爱儿在一扇白木门前停下,轻轻叩门。

「诺爱儿夫人。」房中是一名银发少女,少女的年龄与姬拉相仿,深蓝的眼眸透着知性的美。

诺爱儿向她们交代了一下,便要离开前往圣殿,离开前她轻轻的亲吻了她们的额,留下了她的祝福。

「妳好,我是索娅‧伊凡。愿慈爱的圣主祝福妳在学院的生活。」银发少女朝姬拉伸手。

「同愿圣主的光辉照耀妳。我是姬拉。」

「我替妳整理行李吧,妳先梳洗,待会儿便要到圣殿去了。」索...

Finale.神臨 章一

清晨,柔和的阳光照耀红杉树林,点点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缝隙洒在泥土上,叶片在晨露的耀映下翠绿得如祖母绿钻,林间潮湿的雾气仍未退却,把周遭映得朦胧一片,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清新香气,银冰鸟在林间飞翔,奏出宁静悦耳的鸟鸣。

姬拉闭目养神,微仰起脸,赤足站在微微湿润的泥土上,轻轻舒展双臂,整个人淋浴在阳光之中。她身上一件珍珠白长袍,露出精致的锁骨,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柔顺的披在脊背。清晨时份,森林的灵气最盛,姬拉习惯每天清晨在这里感受自然的灵气,把灵气的力量融入自身。

姬拉放松双臂,张开墨色清澈的眼眸,深呼吸数次,将自然灵气运行全身。

在姬拉身后,站着一匹色泽纯黑的独角兽,牠把鼻子擦向姬拉的发丝,姬拉...

Finale.神臨 序章

「我置身于滚沸熔岩、烈焰火海之中

泉涌般源源不绝的力量在我身体内窜动

翻手,风起云涌,天地为之色變

嘶吼,响彻云霄,地动山摇

-宛如神祇。」

-姬拉.伊云娜.西奈


「万丈冰原,风雪凛冽,空洞无魂

霜花飘落,凝在肌肤之上,如火钻

寒流在我体内激涌流动

冰冷无情

一切尽在我指尖流转间。」

—索娅.凯瑟琳.伊凡


楔子

贪婪、猜忌、嫉妒、怨恨。

人类之间、神兽之间,战争从未间断。

就在世界一片黑暗混沌,逐步走向毁灭之际,神兽各自在人类之间留下血脉后,几乎同时间离开人界,从此消声匿迹。

维持数百年的上古神兽战,在无声中起始,亦在无声中结束。

此后,承继神兽血脉的...

Escape《逃》(XSX)Chapter 2

Chapter 2

>>Superbia.Squalo
「Boss,打扰一下。」鲁斯利亚习惯性地在Squalo回应前就扭开了门,然后不意外地发现他的现任首领正苍白着脸、以白纸黑字判决着外面谁的性命存亡。「泽田纲吉带人到了,想与你见面。」
「他妈的还亲自来了?」Squalo冷笑一声,他实在太清楚他来的目的了,「他原本不是说要下午才到?赶他到会客室,爱等就等不等就滚,老子现在没空。」
鲁斯利亚少说也与Squalo认识十多年,对他脾性清楚不过。他了解即使是Squalo,面对眼下四面楚歌,也太难保持冷静沉著,「行,我这就去。我手下的人员最近挺松动,要不先调度几个到你手下?」
「调到我手下是没用了。倒是这件事,让...

Escape《逃》(XSX)Chapter 1

Chapter1

>>Superbia.Squalo
「Oceans apart, day after day and I slowly go insane
I hear your voice on the line but it doesn't stop the pain
If I see you next to never, how can we say forever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最美的時光

4年前的奇怪腦洞 翻功課時突然給翻出來啦 此文BG隨筆


西西里海岸的太陽似乎總是特別懶惰,七時還沒有到,天空卻已黑壓壓的一片。

我回到我們的白色房子,你說你喜歡這樣純粹的顏色,一塵不染的美麗。

屋子到處都堆滿了藍色妖姬,花瓣上的水珠如彩鑽般耀眼。

你從廚房走出來,銀髮在腦後隨意的束成長馬尾,簡單的淺藍薄毛衣和卡其色的休閒褲穿在你身上怎麼會讓我百看不厭呢?可是你的白色圍裙卻讓我忍俊不禁。

你沒好氣的笑了。快洗手去,要吃飯了。於是我馬上去梳洗。

小小的木方桌中央放置一個玻璃小碟,浮着幾盞小爉燭,在純白的天花上映照出圈圈炫幻的光暈。是你最愛的意大利生魚...

© 迴夜 | Powered by LOFTER